轮播广告
联系电话:028-86954238
微信公众号:rongxing-jiaxiao
微信客服:359750089
 
总校网络招生管理部
地址:锦江区三圣乡簧柏路280号
 
三圣乡训练场
地址:锦江区三圣乡簧柏路(三圣乡镇政府后)

航天立交训练场
地址:锦江区三环路航天立交外侧.地铁二号线惠王陵站旁

川藏立交训练场
地址:武侯区三环路川藏立交华泰四路

奥特莱斯训练场
地址:武侯区双楠大道奥特莱斯购物广场旁

机投镇训练场
地址:武侯区机投镇半边街川九路

光华大道训练场
地址:青羊区光华大道万家湾

IT大道训练场
地址:青羊区IT大道金辉路

麓山大道训练场
地址:高新区华阳海洋公园麓山大道万安小区旁

现代职业技术学院训练场
地址:高新区华阳双华路川师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内

天回镇训练场
地址:金牛区天回镇蓉都大道天一学院内

西航港训练场
地址:双流县西航港大道西南民族大学内

公兴训练场
地址:双流县公兴镇双黄路
龙泉训练场
地址:龙泉驿区西河镇阙家村五组
文章正文
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“黄雀”?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9-12-20 16:00:3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“黄雀”?

 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刘晓林 在北汽计划增持戴姆勒股权至10%的消息传出几天后,戴姆勒正寻求在北京奔驰中拥有多数股权的计划也被曝出。两则消息都来自路透社,消息源分别是“两位知情人士”和“三位知情人士”。截至目前,北汽和戴姆勒官方都未给予公开回应。

  接近北汽集团高层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,这种重大消息没人能站出来回应,除了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本人。有媒体报道称,徐和谊在12月16日做了回应——“没有的事。”

  但鉴于“没有的事”经常很快就成了“板上钉钉的事”,所以这一回复并不妨碍业界对这两则消息可靠性的信任。始终保持热度的话题和现有的境况都显示,路透社只不过是把大家都在猜测的事进行了确认。

  12月18日,在戴姆勒欲将所持北京奔驰股权从49%增持至75%的消息影响下,北京汽车(01958.HK)股价下跌超过5%,领跌港股汽车股。此前一周,在北汽增持戴姆勒的消息传播期间,北京汽车股份摆脱了连续一个月的下跌,出现小幅回升。显然,在合资股权的让渡和成为跨国车企第一大股东两则消息之间,投资人态度开始摇摆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从去年年底开始的传言中,戴姆勒计划增持北京奔驰的目标是达到65%,而此次披露的增持目标为75%。

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“黄雀”?

  “放开合资车企股比是在国家层面上得到确定的、合规合法的大趋势。”汽车行业资深专家张君毅分析称,从这一角度而言,戴姆勒想要控股北京奔驰没有悬念,而北汽增持戴姆勒股份则是一种反制,是北汽应对的手段。

  不能否认,与华晨“一枪不发”交出控股权相比,北汽的强硬满足甚至超出了业界的期待。“至少从财务投资上来说是划算的,比吉利当年收购(戴姆勒)时的股价低多了”。张君毅称,“但德方此时释放相关消息,显然也是一个谈判的筹码,因为这两则消息都会让戴姆勒股价上涨。”

  过去一年内,戴姆勒股价从最高点84.95美元跌至44.8美元。消息传出后,戴姆勒股价在12月13日至12月17日连续上涨,12月18日稍作回落至55.81美元。

  在两方的博弈之外,没有人会忽略站在“阴影”里的吉利汽车。在以暗度陈仓的方式一夜间成为戴姆勒最大单一股东后,这家民营车企的野心愈加难测,车市的寒雨并没有浇灭“吉利入股北汽”的可能性,某种意义上,与戴姆勒和吉利已经形成的合资项目相比,吉利未来可能作出的“黄雀”之举才是北汽更加担心的威胁所在。

  北京奔驰的控股权与戴姆勒的第一大股东和监事会席位相比,哪个利益更大?“虎狼之心”的吉利会否让剧情反转?这都很难评估。业内共识是,在资本、政策、企业利益多方因素加持下,围绕戴姆勒展开的利益之争远未结束。

  反制与底线之争

  “大局未来如何走向无法判断,但短期来说,北汽要保护自己。”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行业分析人士称。表面上看,北汽如若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,将分外风光,但实际上,这是北汽的自保之路。徐和谊早前曾说要做戴姆勒“数一数二的大股东”,但在吉利半路杀出并成为戴姆勒第一大单一股东后,北汽只追求“数二”已经不行,只有成为戴姆勒“第一大股东”,才能让北汽摆脱双重被动——北京奔驰被控股的被动和戴姆勒股权上被吉利压制的被动——的风险。

  “从宝马如此快速顺利的增持合资公司华晨宝马的股权至75%来看,外资增持和控股合资公司的趋势已经无法阻挡。”张君毅提醒,北汽显然明白这一现实,因此这不是简单的股权交易,而是北汽如何在被动情况下进行的反制,以换回尽可能多的未来利益。

  北京奔驰的控股权是北汽集团在6年前的“北戴合”计划中获取的最大利益,在那场中德政府亲自推动下的股权交易中,戴姆勒还成了北汽股份的股东,目前占股本总数的9.55%,这两项成果是北汽股份在香港成功上市的核心因素。

  这一次,让渡控股权,能否再次为北汽换来利益的最大化,显然也是双方博弈的核心所在。北京汽车2018年的财报显示,北京汽车89%的收入来自于北京奔驰,在车市下滑的背景下,北京奔驰收入达到1354.2亿元,同比增长16%;同时,在自主品牌以及北京现代皆亏损的情况下,北汽奔驰贡献的 405亿元毛利,也是北京汽车370亿元总毛利的唯一正向来源。

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“黄雀”?

  “很难从简单的利润数字上去评价戴姆勒10%的股权与26%的北京奔驰股权哪个价值更大,”张君毅说,最直观的影响是北京奔驰让渡的是控股权,这意味着未来利润分配的主动权也将让渡,而戴姆勒第一大股东带来的是未来更多合作可能性。

  “目前双方都有谈判的筹码”,上述分析人士称,北京奔驰控股权一旦失守,将无法并表入上市公司北京汽车,这意味着作为融资平台的北京汽车将丧失最大的投资吸引力。因此,股东反对增持方案,以及主管部门能否放行将是北汽的筹码之一。而对戴姆勒来说,由于另一家合资伙伴吉利的存在,在车型和技术投放、合资资源分配等方面,都握有能够制衡北汽的筹码。当然,由于涉及到控股权和董事会席位等关键利益,与6年前的“北戴合”交易一样,政府主导力量的介入也将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目前来看,达成对价交换并不容易。从路透社报道来看,双方的博弈仍在继续。从一年前的16%(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股权从49%到65%)换5%(北汽收购5%戴姆勒股权),到如今的26%(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股权从49%到75%)换10%(北汽持有10%的戴姆勒股权),直观的股权比例变化反映了这一博弈的激烈性。

  据路透社报道,在今年7月取得的5%戴姆勒股权并成为其第三大股东的基础上,北汽集团已经启动了一项投资计划,将从公开市场上购买戴姆勒公司的股份,使其持股比例增至10%左右,从而超越吉利(持有9.69%)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,并借此获得戴姆勒董事会的一席之地。

  相关报道称,戴姆勒在近期提交给监管机构的一份文件中称,汇丰控股已经通过股票的形式持有了戴姆勒5.23%的股份。其相关人士在回答此事是否与北汽集团有关时表示,“我并没有什么可补充的,7月份北汽获得戴姆勒5%的股权就是通过汇丰控股来实现的”。

  但北汽能否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取得董事会席位,仍需德国监管机构,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戴姆勒全球各大投资市场的监管机构核准。对这些机构而言,让中国车企把持前两大股东席位并进入董事会——接受这一现实并不容易。此外,由于所涉为海外并购,资金的风险性也将是重要的考量因素。

  另一方面,据路透社报道,戴姆勒一直在探索加强对北京奔驰控股权的几种方案,其中包括将持股比例从目前的49%提高到75%。目前,在北京奔驰股权架构中,北汽股份占51%股比,戴姆勒大中华区投资公司和戴姆勒股份共49%。

  这其中,除了与北汽的直接谈判,政府斡旋、甚至将吉利牵涉其中的博弈手段都有可能存在。公开消息显示,在中国政府公布放开合资车企股比限制的政策后,戴姆勒与北汽就合资股权的谈判就已展开。有报道称,今年3月,戴姆勒曾请求高盛帮助其探索增持北京奔驰的股份。

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“黄雀”?

  可以清楚地看出,在合资控股权让渡一事上,北汽所做的不仅仅是挣扎,而是在上述大背景下争取利益的最大化。这也被认为是徐和谊在退任北汽集团董事长前,保得北汽安全的最重要一战。

  用5%股权买一个未来

  用放弃控股权的筹码换来什么才最划算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。“如果有足够资金,当然是购买戴姆勒这种公司的股票更划算”。张君毅称。无论在新能源、智能化等新技术领域,还是在现有传统产品领域,拥有奔驰品牌的戴姆勒始终是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高端合作伙伴。而北汽采取公开市场搜集筹码、逢低吸纳的方式增持股权,也让自己掌握了主动权。

  而与北京奔驰控股权的让渡直接带来丰厚利润的重新划分相比,戴姆勒10%的股权所对应的利益似乎更大程度的体现在战略意义上。

  与盛世顺境中的合作不同,在全球车市萧条的大环境下,如今双方都处在发展的关键节点上。戴姆勒的三季度财报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戴姆勒集团共营收1256.18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9886亿元),同比微增4%。但作为奔驰品牌全球最大市场的中国出现下滑。戴姆勒集团估计,2019年该集团的息税前利润较去年相比将出现明显下滑。为了大幅降低成本,提高因投入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而受到挤压的利润率,以及应对销量疲软,戴姆勒在11月底宣布,计划到2022年底在全球裁员超过1万人。这一计划被当作全球汽车行业形势严峻的又一例证。

  而十年前还在与上汽一较高下的北汽或许没想到,如今会与吉利争夺合资资源。从实力上来说,如今的吉利甚至更高一筹。随着不久前全新乘用车品牌“BEIJING品牌”的发布,北汽在自主品牌传统产品领域基本处于退出状态,除保留了越野车这个传统优势品类之外,全面转型至新能源汽车领域。而随着2020年补贴的完全退出,这次转型究竟结局如何还有待观察。

  “自主品牌未来的份额会下滑,这已是各方承认的趋势”,张君毅称,由于向上突破的不理想、产品竞争力不足,以及规模化精益化运营尚未形成,在高端品牌的不断下沉挤压中,未来自主品牌的市场份额将面临下滑压力。且从国内各大车企来看,自主目前都还未形成利润支撑。在此情况下,放弃合资品牌所创造的利润,对车企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。

  在这种风险下,对北汽而言,如何给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寻找新的平台和保证,事关生存,而增持戴姆勒5%股权显然是为了换取这一生存和发展空间,同时降低吉利带来的威胁。

  虽然戴姆勒高层在多个场合强调北汽是其最重要的合作伙伴,但在吉利2018年初入股戴姆勒后,双方合作上的突飞猛进让北汽的地位颇为尴尬。自今年3月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运营smart品牌后,12月,双方酝酿了一年的共享出行合资品牌——“耀出行”在杭州正式启动,宣布正式进军高端出行领域。“这些项目本应该都是和北汽一起合作的。”上文提及的行业分析师称。

与戴姆勒双向股权增持计划传出 北汽加筑城池防“黄雀”?

  更为敏感的是,从去年开始,吉利入股北汽成大股东的传言流出,让北汽的城防再次吹响警报。“从理论上来看,吉利没有并购北汽的可能性。但从国家政策传递出的对整个汽车制造业的规划来看,车企合并、做大一直都是最终的方向。”该分析师称。

  有行业分析认为,北汽实现与戴姆勒的双向增持,将有助于消除吉利带来的并购威胁,对于这一关联性,接受采访的分析师表示难有定论。但吉利的下一步动作始终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,对于北汽而言,只有成为戴姆勒的第一大股东,与戴姆勒深度绑定、加筑城防、提高身价,才能在未来的合作中争取到更多的合资资源。鉴于吉利目前拥有9.69%的股份,北汽选择增持至10%,无论从资金压力还是收购效果上都是最具效率的。

  “在如此复杂的局势下,北汽能争取到眼下的博弈状态,确属不易。”张君毅称。另一方面,从长远来看,在香港上市公司北京汽车痛失北京奔驰财务支撑、融资能力下降之后,北汽集团在A股的整体上市将更为迫切。由于各种原因,其2018年披露的A股IPO计划已经过期。在自主亏损、合资企业大头利润被抽离的情况下,戴姆勒第一大股东的身份或将成为北汽上市的最大亮点。

(责编:郝冉)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8  四川省容兴驾校有限责任公司
成都学车收费透明、签订合同 成都驾校报名价格